新蜂中文網(wǎng)
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新蜂中文網(wǎng) > 都市游戲 > 官場(chǎng)沉浮 > 鏡子門(mén)

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三章

                    小說(shuō):鏡子門(mén) 作者:景松 更新時(shí)間:2022/11/15 10:36:12 字數:5799 繁體版 全屏閱讀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!”菲爾斯拋出了這四個(gè)字!“我現在的身份是意國,即使向前算20年,我是長(cháng)、總警督、商務(wù)部副部長(cháng)、外交部長(cháng),無(wú)論哪一個(gè)身份,你覺(jué)得我的檔案,即使是不完整的檔案會(huì )有什么級別的秘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只是現場(chǎng)主播一陣錯愕,所有在電視前看著(zhù)的普通人的心都是一顫。他們關(guān)注的是自己的總統候選人曾經(jīng)“犯罪”,但是他們卻沒(méi)有注意到爆料這件事本身的問(wèn)題,直到菲爾斯將他點(diǎn)破之后,所有人才明白那句“”根本不是什么開(kāi)玩笑的說(shuō)辭。一個(gè)總統候選人,現任的檔案被人調查過(guò),還信誓旦旦的說(shuō)出里面存在的問(wèn)題,最為可怕的是爆料這個(gè)信息的媒體還不是本國媒體。這其中背后的故事相當令人深思起來(lái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按照現在意國的法律權限,有資格查詢(xún)審閱我的檔案卷宗的人,在意國不超過(guò)100人。我不是說(shuō)這100人出現了問(wèn)題,而是已經(jīng)有觸手滲透到了我們的身邊。我今天也在調查相關(guān)的事情,并不是在為我自己的選舉擔憂(yōu),更關(guān)鍵的是我要知道究竟是什么組織有這樣的勢力,可以直接對一個(gè)國家的總統候選人爆料,然后將一個(gè)40年前的一個(gè)已經(jīng)關(guān)閉的案卷,和一個(gè)總統候選人的檔案一一對照進(jìn)行查詢(xún),甚至在馬上全民投票的關(guān)鍵時(shí)刻有選擇有目標的爆出這樣一個(gè)丑聞,來(lái)阻止一個(gè)遙遙領(lǐng)先的總統候選人上臺,這太可怕了!如果想阻止我上臺的是本國勢力還好,如果是外國勢力,是不是說(shuō)明我們偉大的意國已經(jīng)成為了某些國家和組織可以隨意控的國度?這才是我最為擔心的事情。如果不是因此,我甚至不會(huì )做今天這樣的專(zhuān)訪(fǎng),不需要去做這些毫無(wú)意義的甚至浪費公共資源,浪費人民時(shí)間的解釋。但是為了這個(gè)國家,為了讓所有人敲響心里的警鐘,我必須要做。我相信偉大的意國人民是明智的,大家是可以分析出這個(gè)時(shí)間,這個(gè)爆料背后的含義的,針對這次爆料,我只做這一次解釋?zhuān)院笤儆蓄?lèi)似情況我也不會(huì )在做任何說(shuō)明。我只希望上帝保佑我們偉大的國家?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街上一片平靜,但是在家看電視的人們心里卻都起了波瀾。一個(gè)人可以不關(guān)心自己的國家誰(shuí)當總統,甚至不關(guān)心所謂的政治路線(xiàn),政治道路,可當聽(tīng)到自己的國家可能被外國勢力所掌握的時(shí)候,卻都無(wú)法平靜下來(lái),這是最起碼的民族榮譽(yù)感,幾乎每個(gè)人都有。這個(gè)消息太讓人震驚了,甚至已經(jīng)超過(guò)了人們所能承受的極限。原本以為菲爾斯的只是一次沉重的道歉,甚至宣布自己退出競選,辭掉職務(wù)之類(lèi)的事情。但卻沒(méi)想到,菲爾斯雖然有“道歉”,但是這種道歉倒不如說(shuō)是“表”。大家對菲爾斯所說(shuō)的自己救人,卻無(wú)法得到證明的事情其實(shí)是相信的。因為那句“流氓的威脅超過(guò)政府”的確讓很多人感同身受。在這個(gè)世界上就是這樣,遇到一個(gè)講理的人,很多事情都能說(shuō)的明白,得以解決。但是面對流氓,自己心中再委屈,再占理都沒(méi)有意義。為什么?因為他是流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過(guò)去不到一個(gè)小時(shí),網(wǎng)絡(luò )上已經(jīng)“爆炸”了。大家評論的內容已經(jīng)不是菲爾斯或者是致人重傷一類(lèi)的事情,關(guān)注更多的則是究竟是誰(shuí)要掌控意國,究竟是誰(shuí)在這個(gè)時(shí)間點(diǎn)爆出這樣的丑聞,他們的用心究竟在哪里。很快,一個(gè)聲音的導向越來(lái)越清晰,大家都在分析如果菲爾斯落選,誰(shuí)最能得利。這樣一來(lái),正在豪宅內和名模品著(zhù)1000歐元一瓶的名貴紅酒的史丹尼,一下子被推到了風(fēng)口浪尖,而史丹尼自己竟然都不知道。他還在為白天菲爾斯被爆料的事情沾沾自喜,他覺(jué)得自己從沒(méi)有如此和總統的身份這樣接近。還在考慮著(zhù)自己成當選總統之后,應該要收斂一些,至少不能再像現在這樣,每天和不同的名模明星肆無(wú)忌憚的約會(huì 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史丹尼的助理,現在進(jìn)退兩難。一方面是來(lái)自美國的電話(huà),讓史丹尼馬上進(jìn)行視頻會(huì )議。而另一方面史丹尼早就和他說(shuō)過(guò),在他和模特約會(huì )的時(shí)候,不要打攪他。助理權衡了許久,才腳一跺,心一橫,直接推開(kāi)了史丹尼的房間??粗?zhù)史丹尼不悅的神色,助理還是硬著(zhù)頭皮過(guò)去,趴在史丹尼的耳邊小聲說(shuō)了起來(lái)?!霸趺床辉缯f(shuō)!”史丹尼聽(tīng)到助理的話(huà),馬上喊道??墒侵硪埠軣o(wú)奈,明明馬上就要進(jìn)行大選,而且早就知道今晚菲爾斯將進(jìn)行專(zhuān)訪(fǎng),在常理下史丹尼都要盯著(zhù)電視聽(tīng)聽(tīng)菲爾斯說(shuō)什么,可是這精力充沛億萬(wàn)富翁,在見(jiàn)到新晉的維密天使的時(shí)候,能把一切都忘掉。史丹尼優(yōu)雅的與名模貼面道了一個(gè)歉,邁著(zhù)緩慢的步子走出了房間,關(guān)上門(mén)的一瞬間,他便小跑起來(lái),直接奔向自己的書(shū)房。而后聽(tīng)著(zhù)助理用最短的時(shí)間,將剛剛的專(zhuān)訪(fǎng)和網(wǎng)絡(luò )上的信息說(shuō)了一遍之后,直接接通了美國那邊的視頻電話(huà)。電腦屏幕上,出現了滿(mǎn)頭白發(fā),但面色紅潤精神矍鑠的老人,史丹尼自然知道,這人叫做懷特,是美國五角大樓的國際關(guān)系高級顧問(wèn)。雖然他并沒(méi)有什么實(shí)際的“官銜”,但是在美國政界的影響力乃至對總統的私人影響力是極大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懷特先生,您好!”史丹尼面對這樣一個(gè)“顧問(wèn)”,已經(jīng)沒(méi)有了平時(shí)的瀟灑,反而謙恭的像個(gè)跟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屏幕上的老懷特卻只是嗯了一聲作為回答。而后說(shuō)道:“目前的局勢很不樂(lè )觀(guān)!如果沒(méi)有什么可以馬上打動(dòng)意國選民的辦法,這次大選你恐怕很難了?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也沒(méi)想到,竟然讓菲爾斯這樣就翻了盤(pán)了!我以為這一次就能打死他了!看來(lái)他的30萬(wàn)沒(méi)有白花,新的競選顧問(wèn)的確不簡(jiǎn)單!懷特先生,我現在應該怎么做?”史丹尼小心的問(wèn)道,菲爾斯花30萬(wàn)請了一個(gè)競選顧問(wèn)的事情,幾乎沒(méi)有人不知道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懷特也是沉默片刻,說(shuō)道:“總統閣下剛剛對我授權,我可以答應你,如果你當選總統,我們會(huì )有500億的投資到意國,希望你能善用這個(gè)經(jīng)濟杠桿,在最后兩天扭轉敗局?!倍?,他似乎自己都拿不準一般,對史丹尼講到,讓他不要放棄這次爆料的結果,抓住他癮君子的身份,盡可能的攻擊。在最后的選舉中,百分之一的選票都是重要的。同時(shí),懷特似乎也對菲爾斯的競選顧問(wèn)感起興趣,問(wèn)了起來(lái)。史丹尼對懷特的話(huà)不住的點(diǎn)著(zhù)頭。小心回答著(zhù)懷特的每一個(gè)問(wèn)題。他可不敢得罪這位高級顧問(wèn),要知道自己在美國的生意都攥在對方的手中,特別是想想如今美國總統的性格,一言不合就生搶的脾氣,自己這點(diǎn)資產(chǎn)可真禁不起他們的折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次美國為你的競選付出了很多,在最后兩天,我們還會(huì )再幫你向意國施加壓力,如果你能成希望你不要讓我們失望!”懷特的話(huà)似乎帶著(zhù)警告的意味。丹尼爾馬上說(shuō)道:“只要我當選,我會(huì )馬上簽署美駐意的軍事基地和雷達基地的協(xié)議,并且加入聯(lián)防體系?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面對丹尼爾的表態(tài),懷特似乎很滿(mǎn)意,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,隨即掛斷了視頻聯(lián)絡(luò ),而丹尼爾只感覺(jué)到自己的后背一陣發(fā)涼,汗水已經(jīng)沁了出來(lái)。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承擔的壓力究竟有多大。否則的話(huà),他也不會(huì )好好一個(gè)富家翁不做,非要當什么意國總統。他畢竟和美國那個(gè)億萬(wàn)富翁總統不同,他沒(méi)有那么大的野心,而且他的生意大部分都在美國,即使當了意國總統,對自己的資產(chǎn)幫助也不會(huì )大到如美國那位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是這些年來(lái),自己已經(jīng)和美國走的太近了,欠的美國的人情也已經(jīng)太多了,自己看上去風(fēng)光,擁有者別人難以匹敵的財富,可他自己卻明白的很,自己已經(jīng)是美國人的打工仔,自己的大部分生意都有美國人的大量股份,這些股份若是單純持有還好,若是對方想讓自己一無(wú)所有,幾乎動(dòng)動(dòng)手指就能達到。再想想現在美國總統已經(jīng)毫不掩飾的流氓手段,別說(shuō)自己這樣真的依靠美國才能生存的“億萬(wàn)富翁”,就是那些只把美國當成產(chǎn)業(yè)一部分的企業(yè),都難以逃脫美國的巧取豪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現在美國總統的眼里,任何有可能在某一領(lǐng)域超越美國的組織都是敵人。而他對于敵人的手段早已經(jīng)不是那么“光明正大”,而是無(wú)所不用其極。最簡(jiǎn)單的一個(gè)例子,就說(shuō)從這位總統上臺以來(lái),美國的反傾銷(xiāo)調查比前三任加起來(lái)都要多。不管是哪個(gè)國家的產(chǎn)品,一旦在美國市場(chǎng)形成規模,總統便會(huì )要求這家企業(yè)向美國提供核心技術(shù),或者接受美國企業(yè)的收購。他從沒(méi)想過(guò)這種要求本身就是不合理甚至過(guò)分的,可面對這些企業(yè)的拒絕之后,迎來(lái)他們的就是名正言順的“反傾銷(xiāo)調查”,更有甚者直接被扣上“影響”的帽子,直接趕出美國市場(chǎng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才僅僅是一個(gè)方面,另一方面就是這任總統退出的國際組織絕對比之前五任總統加起來(lái)還要多久。甚至一些原本就是美國所發(fā)起成立的國際組織,眼下的總統說(shuō)退就退,絕不含糊。只要是他認為有其它國家能從這些組織里面獲利,或者這些組織規則中有影響自己“發(fā)揮”的內容,他退的那叫一個(gè)簡(jiǎn)單干脆。甚至一些誰(shuí)都可以看出,其中包含著(zhù)前任總統很明顯的政治意圖的經(jīng)貿組織,可以說(shuō)對美國是有利的這種,現任總統都退起來(lái)沒(méi)商量。在他的邏輯里,通過(guò)經(jīng)貿手段實(shí)現政治目的都是徐徐圖之,至于政治利益,直接搶就好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丹尼爾對自己的美國主子心中頗有不滿(mǎn),可眼前他已經(jīng)顧不了這么多,他的價(jià)值必須要靠自我實(shí)現,現在必須完成美國主子的要求,必須拿下總統大選的成,否則誰(shuí)能保證自己沒(méi)有“國家商務(wù)調查”的待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結束了一天的忙碌。楊琨回到酒店,躺在舒適的按摩浴缸中,品嘗著(zhù)菲爾斯珍藏的一瓶紅酒。雖然不是什么超級酒莊,但無(wú)論口感還是香氣,都完全符合楊琨的審美。電話(huà)鈴聲打破了她的愜意,楊琨慵懶的接聽(tīng),而后按下了免提。說(shuō)道:“湯姆,怎么想起來(lái)給我打電話(huà)了?”這個(gè)湯姆是楊琨在白宮時(shí)候的老同事,也是他的上級,當時(shí)他們的關(guān)系很不錯,可這些年楊琨辭職后,聯(lián)系卻越來(lái)越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琨,你是不是在意國,接手了菲爾斯競選的項目?”湯姆問(wèn)道。楊琨沒(méi)有回避,干脆的回答了。這種項目說(shuō)出去已經(jīng)不丟人了。意國雖小,但是競選的卻是一國元首。而她在美國作為競選顧問(wèn)最多也只是參與一些州府競選而已。聽(tīng)到楊琨的回答,湯姆嘆了一口氣,說(shuō)道:“你應該馬上抽身這件事情,我希望你馬上回國,不要再在意國呆著(zhù)。不要惹禍?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琨抓起了電話(huà),關(guān)掉免提,直接說(shuō)道:“你什么意思?難道我連選擇客戶(hù)的權利都沒(méi)有了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是作為朋友來(lái)和你說(shuō)的,你這次太莽撞了,從大勢上,你不應該參與到意國的黨爭之中。你難道真看不明白,使我們的政府在主導這次競選?!皽氛f(shuō)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又怎么樣?”楊琨不以為然。任誰(shuí)都知道,在這個(gè)世界上除了中國、之外,就算是地圖上都找不到的非洲小國的政變、大選都有美國的影子,自己在白宮工作過(guò),自然知道美國控制世界手段無(wú)外乎三種,最溫和的是控選舉,送上去自己的利益代言人,相對常見(jiàn)的是通過(guò)軍事或者經(jīng)濟力量壓制,最為暴力的就是直接帶著(zhù)軍隊掃蕩。對于強大的美國來(lái)說(shuō),拳頭就是道理,一切掠奪都是理所應當,在美國白宮的發(fā)言人嘴里,一般都是這樣的邏輯:我們耗費了大量的精力和美元保護著(zhù)那些國家,那些國家必須要對美國感恩,并且有義務(wù)支持美國的建設和發(fā)展。而很長(cháng)時(shí)間里,楊琨的工作就是讓這樣自己都覺(jué)得有些混蛋的邏輯,讓更多的人和更多的國家所接受,讓這些自己很清楚的流氓理論,用可以取得更多人心理認同感的方式提出來(lái)。這便是她這個(gè)就職于白宮的心理學(xué)家的主要工作?!耙阅壳皝?lái)看,菲爾斯和我簽的合約,他就是我的甲方。你應該知道我的座右銘:甲方利益是天。與其現在想讓我退出,其實(shí)你們完全可以在選定丹尼爾的時(shí)候告訴他給我準備一張支票?!睏铉χ?zhù)說(shuō)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是對面的湯姆卻顯然笑不出來(lái),說(shuō)道:“親愛(ài)的琨,這次和以往不同的。你要明白一件事,在以往,任何國家的選舉我們雖然都參與,歸根結底是兩邊都是我們的人我們自己左手打右手,其實(shí)選舉結果無(wú)論如何對我們影響都不大。所謂的不同只是對我們的支持是7成還是8成的問(wèn)題?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琨道:“同樣呀,其實(shí)菲爾斯做了這么多年,和美國打的交道并不少,她從骨子里也是親近美國的。同時(shí)無(wú)論怎么看,他都要比那個(gè)丹尼爾更像一個(gè)總統,不得不說(shuō),在我遇到的政客里,菲爾斯算得上很優(yōu)秀的,嗯……至少挺有風(fēng)度的,肯定比現在你的老板強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湯姆自然明白楊琨的意思,而且也清楚楊琨對現任美國總統布朗的怨念。其實(shí)莫說(shuō)是楊琨,每一個(gè)經(jīng)歷了前一任總統奧特林的白宮工作人員,再看到現任的布朗總統,都會(huì )覺(jué)得美國難道真的沒(méi)有人了,竟然選上了這么一個(gè)瘋子一樣的不靠譜的人當總統。這是因為能在白宮工作的人,至少都要有相當的政治智慧,雖然有的時(shí)候目標是一致的,但是過(guò)程是需要藝術(shù)感的,比如奧特林就是這樣一個(gè)充滿(mǎn)藝術(shù)感的人??涩F在的布朗,別說(shuō)藝術(shù)感,就算最起碼的整只手挽都不講。愣是把政治搞成了拳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最關(guān)鍵的是這總統自己犯渾也就罷了,卻還習慣性甩鍋,自己多次公開(kāi)的不當言論,讓民眾產(chǎn)生了反對情緒,他不但不反省自己不按照團隊的安排講話(huà),而是直接將責任推給了輿情控制部門(mén),甚至將直接指出了布朗問(wèn)題,糾正了他錯誤的負責群體心理影響建設的楊琨罵了一頓,也就因此楊琨才辭去了職務(wù),自立門(mén)戶(hù),開(kāi)啟了自己競選顧問(wèn)的傳奇生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要明白,雖然總統先生有的時(shí)候個(gè)性太鮮明了一點(diǎn),但是他的決策都代表著(zhù)美國利益。這一點(diǎn)毋庸置疑?!睖愤€是為布朗說(shuō)起了好話(huà),畢竟布朗是他的老板。楊琨卻冷哼一聲,說(shuō)道:“湯姆,我們之間就不用說(shuō)這么冠冕堂皇的政客口吻了吧!代表美國利益?如果你所說(shuō)的美國利益等同于那些寡頭家族和布朗本身的產(chǎn)業(yè)的話(huà),這話(huà)才沒(méi)有錯。我承認雖然布朗比奧特林的政治手腕和政治智慧差了一個(gè)太平洋那么遠,但是他們所在的立場(chǎng)是一樣的,都沒(méi)有錯,都是很好的代表了國家背后的利益集團而且滿(mǎn)足了自己的利益需求。但不要用國家利益這樣的詞語(yǔ)來(lái)說(shuō),因為國家除了寡頭之外,還有普通人!別管是貿易戰還是軍事戰,一旦發(fā)動(dòng)受苦的是普通的民眾,而大賺特賺的正是那些報紙都不敢刊登名字的寡頭?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楊琨,你的話(huà)現在很危險!難道你希望回國之后馬上對你進(jìn)行愛(ài)國者調查嗎?你要知道,你不是普通人!”湯姆的聲音有些冷,甚至有些警告意味,的確雖然楊琨已經(jīng)辭職,但是她仍不是一個(gè)普通的美國公民,她畢竟在白宮工作過(guò),同時(shí)現在又從事著(zhù)如此貼近政治的工作,她的思想走向,絕對是美國重點(diǎn)關(guān)注的?!澳阆嗖幌嘈?,我們現在這通電話(huà),至少有5個(gè)三個(gè)字母組成的單位正在監聽(tīng)!你要擺正自己的位置?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的位置很堅定,反而是你的心態(tài)有問(wèn)題。我現在是一個(gè)受美國法律保護的企業(yè)家,我在從事著(zhù)我的企業(yè)的傳統項目,而你們卻毫無(wú)理由的要求我對我的委托人違約,這一點(diǎn)我無(wú)法接受。如果你們想讓我停下也可以,你們可以以為由,向我的公司正式下函,要求我停止我的項目并且支付我應付的違約賠償以及我應得的收益,否則的話(huà),我會(huì )當做今天沒(méi)有接到你的電話(huà)?!鄙偻Fn,楊琨繼續說(shuō)道:“湯姆,你是我的朋友,我希望我們可以成為更單純的朋友,今天你給我打的這個(gè)電話(huà),我很不舒服,希望以后我們不要談?wù)撨@些問(wèn)題了。好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電話(huà)那邊也沉默了片刻,而后長(cháng)長(cháng)的嘆了一口氣,說(shuō)了一句晚安,便掛斷了電話(huà)。只不過(guò)楊琨聽(tīng)不到湯姆掛斷電話(huà)之后的那句:“你真的不明白,如果不是我要求和你通話(huà),這個(gè)電話(huà)就不那么溫柔了嗎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小提示:按 回車(chē)[Enter]鍵 返回書(shū)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(yè),按 →鍵 進(jìn)入下一頁(yè)

                    強力推薦

                    最新簽約

                    日本性爱在线视频_97精品国产自产在线观看_欧美人妻网_亚洲Gay片久久精品